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于莺:离开协和的日子

离开北京协和医院一年之后,医疗圈“微博女王”于莺如今又变成有“单位”的人,她的最新身份是美中宜和医疗集团综合门诊中心CEO。打扮得像个干练的Office
Lady,除去外出办事,都待在美中宜和总部办公,挂着工牌,按时照点上下班,出入刷卡,这些成为于莺目前的工作模式。她完成了从医生到创业者的频道切换。2013年6月8日,于莺在其微博公开了将辞职的消息,引来一片哗然。之后,众多机构向她抛出橄榄枝,都被她婉拒。于莺脱离体制之后能走出一条什么样的职业道路,被业内广泛关注,有送祝福的,也有泼冷水的。于莺在空档期也没闲着,把生活安排的丰富多彩,去台湾考察学习充电,开淘宝网店赚外快,做医疗商业项目的顾问,上电视电台做节目,为医疗剧审片,并广交各路朋友拓展人脉。于莺希望自己的诊所是一家坚持标准诊疗、提供高品质服务的全科诊所。她认为高端的全科诊所在北京仍有很大市场空间。创办一家按自己追求的医疗模式运营的全科诊所,一直是于莺辞职后的梦想。她在筹办诊所的过程中,放弃了自己主导办诊所的初衷,转向与美中宜和合作。今年5月4日,于莺正式加盟美中宜和。于莺告诉健康界,为覆盖综合医疗服务市场,美中宜和注册了“北京宜和诊所”品牌,正在筹建一家以提供全科服务为主的综合门诊中心,选址于北京大屯附近的一栋商业楼,租下1600平米。该诊所的改造装修施工与执照申请同时进行。于莺以合伙人身份入股该诊所,担任CEO。她坦承自己沉浸在创业的兴奋。她说:“刚刚辞职的时候,觉得很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能有更多机会。当你真正潜心做一件事,必须得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去做。看着这个诊所拿到租赁合同,钥匙在我手里,还得经常带工程师去测量每堵墙、每根管道,像建造一个小花园一样,很有成就感。”医生创业不算新鲜事,亦绝非坦途。在移动互联网、社会资本办医火爆的当下,医生创业如何借助新技术和资本的力量,打造创新的医疗服务模式,值得深思。因写微博而爆红的于莺,拥有强大的个人品牌,又受到投资者的青睐,敢于跳出体制去开诊所,她的创业之路当属最新一轮医生办医的典型案例。于莺的今天,抑或是其他仍在观望中的医生的明天。于莺接受了健康界的邀约,畅谈她筹建诊所的最新进展和创业感悟。她称,这是她加盟美中宜和以来,首次向外界公开这些信息。为什么选择美中宜和
健康界:去年和您交流过,其实您从台湾回来后,那时是想自己办诊所、当老板的。于莺:对。那时感觉自己拥有一家二三百平米的全科诊所已经挺好,实际上根本不可行。我做市场调查时发现,太小的诊所会被怀疑能干什么。国外很多诊所是200平米左右的小诊所,但是他们有一个很好的医疗体系。规范的医疗体系在我国没有建立之前,太小的诊所很难盈利,也很难树立自己的品牌。卫生局从审批的角度来看,对于稍微大一点的医疗机构,比较好管理,也好审核,而对于遍地的小诊所,审不过来。反过来看,如果我是审批机关,也会对遍地的小诊所非常头疼。以前放开过一些诊所,结果搞得一塌糊涂,老百姓有意见。要想把所有小诊所真正管起来,监管部门实在没有那个实力和能力。整个医疗市场不是一夜之间能放开的。健康界:当时,听说您背后有一位投资人支持,那算不算天使投资?于莺: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不懂医疗,很愿意支持我。那种投资完全是因为朋友之间关系不错,不是天使投资。那笔钱根本没有动用,因为我也没有自己干诊所嘛。早期,我在考察市场,做一些准备工作,曾经想过去上海、成都、呼和浩特开诊所,结果都不行,最终留在北京。毕竟在北京呆很多年,对北京很熟悉,老公又不在身边,我不能光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忽略孩子的成长。健康界:您之前在北京为诊所选址、申请执照奔走,是不是感到有些受挫,才转向跟美中宜和合作?于莺:没有没有。“受挫”这两个字根本谈不上。现在政府系统都比较透明,能从各个渠道了解到这些政策。我既然出来,想做一个坚持标准诊疗的诊所,比如,不乱用药、不给病人随便输液等。今年4月份,我决定在北京开一家全科诊所。那时,美中宜和找到我。整个4月份,我们就全科诊所要做成什么样,展开接触。在沟通过程中,美中宜和办事效率非常高,高到我们用一个月时间就把诊所需要哪些科室定下来。在4月份谈的过程中,对方已经有人到处寻址。等我5月份正式进入美中宜和,诊所选址基本确定。我们在北京找到一个1600平米的商业楼,准备先做一家综合的诊所。其中,诊所特色、管理架构、医生配置、人员招聘,全都由我来想,好多事情都要自己来做。过几年以后,如果真的有需要,客户培养起来,客户不愿意去更远的地方,我们可以做一些小的全科诊所。以前在协和医院,总想到退休以后要干什么,而出来以后,在想这件事要多少年干完,总有干不完的事。健康界:为什么您能这么快和美中宜和达成合作协议?于莺:美中宜和董事长胡澜在跟我沟通时,她说有一个医疗市场被忽略掉:一个家庭决定核心消费的是妻子,上有老下有小,中间丈夫负责挣钱,她负责花钱,而美中宜和掌握的这个市场恰恰是整个家庭中最核心的消费群体。在美中宜和生完孩子的女性明明还有能力消费,就结束了,有点可惜,最多还有个月子中心,但月子中心才十几张床位。他们觉得全科医疗很有市场,跟我谈之前已经在琢磨这件事。我与他们谈了一个月,双方都挺满意,一个月之内便决定合作。他们也不是专门为我设计的全科诊所,只不过找到一位他们认为合适的人选。我也找到一个有共同理念的合作伙伴。美中宜和深耕国内市场七八年,去年获得了华平的投资,今年是他们大力扩展的时期,在北京万柳、深圳、杭州建新院。他们形成比较成熟的管理模式和医生培训模式,这些是可以借鉴的。北京人口众多,针对不同人群的医疗市场仍没有完全分出来,对于非外籍人士的高端医疗市场还是没有被做细。健康界:您与美中宜和是什么合作模式?于莺:我以合伙人的身份加盟。于莺的诊所将是什么样健康界:预计诊所什么时间开始营业?于莺:大概今年年底。健康界:您将来的工作重心将转移到管理上?于莺:应该是。临床工作刚开始少做一点,慢慢就不做了。把这个平台摸索出一个流程,再去复制,这种工作会更加有挑战性。健康界:从临床医生的身份转型到医疗管理者、创业者,您感觉自己胜任吗?于莺:肯定有很多困难。好在辞职过程中,我看过很多书,心目中已经有一个诊所的形象。在台湾学习期间,看到台湾全科诊所的服务流程、科室的管理规范,后来还与华西医院的管理团队有过一些沟通。大概的诊所框架是有的,需要再往里面填内容。早期我们做出来的所有流程,其实都是干巴巴的东西,只有在运营过程中才能把工作做细。我甚至现在微博上很少跟别人去争论医改话题,想明白了一件事,与其在那里谈论看法,不如踏踏实实做点事。到了这个年龄,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呢?学历有,孩子有,还能有很好的机会踏踏实实做诊所。

从体制内辞职创业

放弃协和医生的身份,于莺没有太多纠结,因为“正面看可能是一个光环,背后看可能是一个枷锁”

今年5月,由美国梅奥医疗集团提供技术支持的美中宜和综合门诊中心正式开业。曾任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的于莺,成为这家民营诊所的执行总裁,掌舵这家全国稀有的全科诊所。

两年前,带着“协和急诊女超人”标签的于莺从协和医院辞职,震惊了医疗界。北京协和医院是中国的医学殿堂,是医疗界的最高标杆。但对于莺来说,这次辞职是毅然决然的。她说:“在那里,你一眼就能看到5年后是什么样子。”曾经有同事为她分析:“你干急诊,插管插得再熟练,最后不过是一个高级技术工人。”所以,放弃这份职业,于莺没有太多纠结,“对我来说,正面看可能是一个光环,背后看则可能是一个枷锁。”

2001年,经过8年本硕博连读后,于莺进入协和医院,直到2013年辞职,她在这里工作了12年。2013年6月8日,于莺在微博中写道:“妞爸要去玉树支边三年,而我,干完这个月就辞职了。打算给自己放一个月大假,追求自由执业之梦想!”

人到中年还把“梦想”挂在嘴边,这也表明了于莺的勇气。回过头来看当时走出体制的选择,的确是一种冒险,她其实也可以选择留在体制内,之后在“春雨医生”(为患者提供公立医院医生在线健康咨询服务)中开个账号,像其他医生一样实现体制内创业。“但是这跟创业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喜欢追求未知的东西。辞职以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就很有挑战性!”

2011年10月,协和急诊科医生于莺开通了新浪微博,她在微博上描述医院趣事、生活囧事,语言犀利、幽默。由于打破了大众对医生的刻板印象,她迅速变成微博红人,拥有300多万粉丝。她个性鲜明,单纯直接,公众喜欢她,将她作为医生群体的代表。

在开微博的过程中,于莺逐渐拓宽了自己视野,认识了各行各业的人们。她开始重新审视整个医疗环境,那些看似无解的医患矛盾,问题可能不是简单地出在医生和患者身上,而是出在医疗体制机制上。

离开协和后,于莺在脑子里一次次勾画自己诊所的样子:开在小区门口,大概200平方米的面积,一个医生、一个护士,就为她所在社区老百姓服务。

不过,眼前的现实显然超越了她自己的蓝图,和大资本、强技术合作,开了全科综合诊所,占地1600平方米,团队62人。

“协和急诊女超人”于莺以合伙人的身份在美中宜和开办的全科诊所工作,美中宜和医院供图。

开个诊所真不容易

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办完各种审批手续,每周都有一两拨人来检查

2013年6月辞职时,于莺在微博上已经累积了300万以上的粉丝,个人影响力给她打开了许多扇门。一些私立医院不断向她发出合作邀约,其中有美中宜和医疗集团创始人兼总裁胡澜博士,但当时于莺没有答应任何一家。

于莺最初考虑建立一个自己的品牌。带着这样的想法,于莺开始在福建、广东、浙江等地考察民营医疗机构,她发现民营医疗机构也不是像原来想的那么差,也有做得非常专业的,受到当地民众的欢迎。

2013年9月到12月,她受邀在台湾进修考察,发现台湾遍布全科诊所,诊所的医生能够与患者及家人保持长期稳定的沟通,像家人、老友一样互相尊重和信任,这种家庭医生非常受欢迎,正是她想象中家庭医生的样子。

从台湾回来后,于莺想先做诊所,但发现在北京非常难。因为老百姓还不太熟悉全科医学的概念,而北京的三甲医院太多,在北京开个人诊所,很难树立自己的品牌。2014年4月,胡澜找到于莺,想和于莺合作开设诊所,胡澜的理念和于莺甚为契合,两人很快达成一致,于莺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开设全科诊所。

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2014年5月,于莺正式进入美中宜和,成为亚运村1600平方米商业楼的大管家。不过,摆在她面前的并不是一家现成的医院,而是一个证照尚不齐全,甚至一个排水管道改造都要她亲自过问的毛坯工程。

“主要是行政审批太复杂,选址、许可证,按照要求建完还有很多审批手续。”去年7月,诊所拿到卫生部门设置许可证,12月完成全部装修,但直到今年4月份才拿到执业许可证,上个月拿到组织代码证,还得去银行开通POS服务等,这个过程已经很顺了,但也差不多有一年时间。

“不仅如此,诊所营业之后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比如各种检查。”于莺说,每周都有一两拨人来检查,最近新的控烟办法开始实施,就有人来检查诊所有没有规章、有没有标志、有没有禁烟小组。“这些事情需要专门有人花费时间来处理。”

医生创业的好时代

诊所目前给医生的报酬不是行业里最高的,但他们每个人都想在这个平台上创造与体制内不一样的治疗模式

于莺和胡澜主要在两方面达成一致:一是医生、护士、患者都应该得到尊重,对于医患纠纷,要有中间解决方案,不能患者一投诉就扣医生钱;二是要成为给患者提供最好医疗服务的平台,明确服务的理念,引进梅奥的疾病教育体系,推动医患之间良性沟通。

美中宜和此前在中国运作9年,已经累积了不少高端客户,但还没有提供更多后续服务。于莺希望能以家庭为单位提供服务,推进慢病管理理念。“以前在协和,来急诊科的病人,几乎都到了要被抢救的时刻。而此前他们需要被关注的时候,医生在哪里?在做什么?”她希望改变这种“末端治疗”的局面,“医生应该想办法冲到前面,尽量让老百姓不得病。”

于莺开始着手搭建自己的团队,目前诊所的全职医生有12人,分别来自协和、中日、北大医院、北大口腔等,整体配备医护人员有62人左右。他们多数是冲着于莺的名声而来,但也更希望实现自己在体制内可能实现不了的理想。

“我要求进来的主治医生最好是工作过七八年,来自常见病科室,这样在知识结构方面比较全面。诊所目前给这些医生的报酬不是行业里最高的,但他们每个人都想在这个平台上创造与体制内不一样的治疗模式。”

比如,一名心脏科主治医师,过去一年要做几百台冠状动脉造影手术,他一直想换一种治疗方法,不是一来就是手术,有一些患者可以通过饮食运动调节。但是,这在公立医院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医院和医生也要追求经济效益。此外不给患者动手术会隐藏风险。“按理说冠状动脉50%狭窄可以先观察、再治疗,但万一没有按医嘱执行,发生危险谁负责?”于莺说,在这里,医护人员可以一直盯着他,打电话,给他运动手环,直接提醒他。最后,还可以写成有意义的论文,不是应付晋升的论文,而是让更多人受益的论文,思路不一样。这种治疗模式在公立医院是不容易实现的。于莺设想过诊所的未来,希望把诊所变成客户非常信任的、但凡有医疗需求第一时间就能想到的诊所。

从一名普通的急诊科医生到领导着62人团队的企业执行总裁,这种职业身份的变化,让于莺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她说:“什么叫做人力资源,什么叫做财务,什么叫做发展规划,什么叫做投资,什么叫做股权?只有做了这件事,你才发现原来很多东西都不懂。”

除了看书,于莺自学的另一途径就是和各行各业的朋友交流,其中许多都是在微博上认识的,于莺会经常给那些朋友打电话,询问怎样给员工定绩效、怎样建立一个团队等,再根据自己的情况得出一个解决方法。在处理完具体情况之后,她就问朋友有没有相关的书可以推荐。

创业以来,于莺一直有恐慌感。她说:“处理这种恐慌感的方式就是努力。”她很享受这样每天不断学习新知识的状态。“以前在协和医院,总想退休以后要干什么,现在出来以后,总在想这件事要多少年干完,总有干不完的事。”

谈到现在的医生创业,于莺感叹“最好的时代”已经来到。“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政策也已经放宽,机会非常多。”

于莺认为,医生创业要先想清楚两件事:第一,医生创业的好时代已经到来,给了我们无限可能,但在实践之前,一定要看看社会究竟是什么样的,体制内外究竟有何不同,要做的方向是不是符合社会的需求。一旦明确,就要立刻去干,市场不等人。第二,创业者要内心坚强,在创业的道路上有很多事情是体制内无法想象的,这时即便受到打击,事情有千头万绪难理清,也一定要相信自己。

(来源:人民日报;记者:李红梅杨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